2020年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将达2000亿 增长46.7%

Analysys易观发布《中国互联网医疗年度分析2020》,分析数据显示,受疫情影响,2020年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将达2000亿,市场增长达46.7%,达2015年以来最高增速。

640.jpg

问诊仍是重要的流量入口,头部厂商锁定了领域内大部分流量,数据显示,平安好医生App月活跃人数领先,2019年12月活跃人数达1357.8万,用户渗透率达82%。

全球超级计算机TOP500榜单:联想继续蝉联全球第一

TOP500组织发布了最新的全球超级计算机TOP500榜单。榜单显示,在全球浮点运算性能最强的500台超级计算机中,联想制造的超算入围180台,较上份榜单的173台增加7台,数量远超其他厂商,再次名列全球高性能计算提供商份额第一名。

榜单显示,中国部署的超级计算机数量继续位列全球第一,TOP500超算中中国客户部署了226台,占总体份额超过45%;中国厂商联想、曙光、浪潮是全球前三的超算供应商,总交付312台,占TOP500份额超过62%。联想交付的超算贡献总算力超过35.5亿亿次,位列全球第二。

据悉,以单台的浮点运算来看,联想为德国莱布尼茨超算中心设计制造的超算“SuperMUC-NG”位列第13,认证计算能力为1.9亿亿次每秒浮点运算能力(19.476PFLOPs),联想在超高性能超算研发领域同样具有世界领先水平。

新研究:监测污水中的新冠病毒有助预防疫情二次暴发

随着新冠疫情发展,多国科研人员正尝试将基于污水的流行病学研究作为监测新冠病毒的工具。澳大利亚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19日发布公报说,该机构参与的团队找到了一种成本低廉、快速高效的方法,可通过污水监测新冠病毒在社区传播情况,将有助于预防疫情二次暴发。

公报称,此前科研人员曾在在昆士兰州东南部两个污水处理厂未经处理的污水中检测出了新冠病毒核糖核酸片段。近日刊发在美国《整体环境科学》杂志上的这项新研究进一步测试了7种从污水中提取新冠病毒信息的方法,并确定了其中最经济、高效的一种,目前每个样本的处理时间仅需15至30分钟。

研究显示,通过分析污水样本可以了解社区中感染新冠病毒的情况,无论是否有人已经出现感染症状。CSIRO首席执行官拉里·马歇尔说,随着疫情防控措施逐步放松,这一研究成果将有助于社区避免疫情二次暴发。

此前研究显示,全球污水处理厂可以监测21亿人口的病毒感染情况,而基于污水的监测与临床检测相结合,可以节省数十亿美元。对于资源匮乏的国家和地区,基于污水的疫情研究可能是有效监测病毒的唯一可行方法。

公报指出,这一研究结果将与“COVID-19基于污水的流行病研究合作”这个新的全球合作项目共享,以帮助防控新冠疫情。

SpaceX申请电信牌照 欲为加拿大提供星链互联网服务

据外媒报道,最新公布的监管备案文件显示,由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创立的火箭和航天器制造公司SpaceX,已在加拿大申请电信牌照。

加拿大广播电视和电信委员会(CRTC)网站上显示,SpaceX正在寻求基本国际电信服务(BITS)牌照,这将授权该公司在加拿大和另一个国家之间传输电信流量。此举可能有助于该公司将高速互联网带到加拿大偏远地区的计划。

SpaceX公司已经启动了几项星链(Starlink)任务,其目的是将卫星送入太空,并利用它们向目前可能无法获得网络接入的地区提供高速宽带互联网服务。

SpaceX介绍星链计划的网站还表示,该公司准备在2020年向美国北部和加拿大提供网络服务,到2021年迅速扩大到几乎覆盖全球。SpaceX于5月20日提交了申请,已向监管机构提交了许多支持性意见书。

加拿大魁北克省Pointe-Fortune市议员肯尼斯·弗拉克(Kenneth Flake)曾表示,高速互联网的缺乏“严重限制了社区作为社会成员充分参与的能力”,包括在新冠疫情爆发期间可能被隔离的企业、儿童和老年人。

弗拉克写道:“我鼓励CRTC毫不拖延地加快接受这项提供此类服务的申请,因为它还将为我们的社区提供应对这场疫情并从疫情中恢复的能力。SpaceX星链互联网服务项目作为一个整体,将让那些最需要帮助、处境最不利的人从中受益。”

CRTC对SpaceX的申请发表意见的最后期限是周五。SpaceX表示,它在6月3日进行了第八次星链发射任务,其中包括“第一颗带有可展开遮阳板的卫星,它可以阻止阳光照射到航天器上最亮的地方。

“互联网收单+就近实体店出货收款”模式将颠覆电商

作者: 孟永辉来源: 品途商业评论

时至今日,互联网已经深度影响到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如同一粒种子,在不同行业当中生根发芽,并且长成了参天大树。等到果实成熟,迎来的便是硕果累累的时节。波涛汹涌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便是一个收获的季节。然而,经历了秋天的收获之后,一场寒冬开始侵袭,曾经风光无限的互联网行业开始遭遇发展困境。同时,新的技术开始不断酝酿。以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技术开始成为互联网的接棒者。

互联网红利的见顶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思考,互联网模式究竟哪里出现了问题?互联网模式是不是真的如同我们所看到的那样,就连一丁点的红利也不复存在?当人们以一种更加理性、客观的目光来看待互联网的时候,他们发现,互联网并不是一无是处,它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的的确确提升了行业的运行效率。同时,互联网同样建构了一个线上和线下的二元结构。

线上和线下的这种此消彼长的发展模式带来的是线上平台的繁荣,线下实体店的落败。破解互联网发展困境的关键是要寻找一种能够弥合线上和线下的方式和方法,从而让线上和线下并不相容的发展模式终结,真正实现线上和线下融合发展的新阶段。对于处于十字路口的互联网行业来讲,这种相对理性和客观的认识至关重要。

新零售的兴起、产业互联网的萌发都是这种现象的直接体现。告别单纯意义上的平台模式,将经典互联网模式当中的“平台”转变成为“中台”,并且让线上和线下在“中台”上进行融合,而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你死我活资源争夺,成为互联网发展的全新方向。当线上和线下不再彼此诋毁,而是相互促进,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才算是真正走向了成熟与完善。

此刻,互联网不再是互联网企业的专属,而是成为所有线上和线下企业的标配;互联网不再是争夺用户和流量的角力场,而是成为所有线上和线下企业的标配。以“中台”为核心所构建的这套融合线上和线下的全新模式,将会把互联网行业的发展从单纯意义上的零和博弈,带入到现代意义上的共生共荣的全新阶段。无论是新零售,还是产业互联网,从本质上来看都是以互联网中台为核心进行收单,就近实体店出货、收款,这种衍生于互联网新阶段的发展模式将给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带来更具颠覆性的变化。

互联网收单将弥合线上和线下的壁垒与对立

回想互联网刚刚诞生的时刻,它所标榜的就是颠覆传统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后来,互联网的发展逻辑同样印证了它对自己的定位,当互联网与越来越多的行业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人们传统以线下为主的生活方式开始越来越多地转移到了线上。线上生活,成为一种新的潮流和时尚。

一个又一个的大型平台开始出现,人们的吃穿住用行都可以在这些平台上找到解决方案。我们现在看到的互联网巨头便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的。当互联网平台开始繁荣,并且开始通过建构自身的生态将人们的生产和生活聚拢到自身的平台上时,我们看到的线下实体店的凋敝和落败。可以说,互联网平台的崛起是以传统线下实体店的落败为代价的。

当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进入到新阶段,我们开始寻找弥合线上和线下的方式和方法。因为线上模式并不是万能的,线下实体店的很多优势是互联网平台无法取代的。如何让线上和线下的功能和作用发挥到最大,从传统的对立走向互补融合,成为互联网行业下一个发展的重点。构建一个强大的中台,将线上和线下进行有效的处理与再造,并且发挥两者的优势,真正让线上和线下都可以生存下来,才是互联网真正开始良性发展的关键所在。互联网收单就是这种逻辑的集中体现,当这一模式开始出现,线上和线下的壁垒和对立将开始消失不见。

互联网收单将再度提升行业的运行效率

按照经典的互联网模式,大型的互联网平台建构的是与传统实体店完全不同的发货、收款模式。这种发货、收款的模式虽然打破了买货阶段的时空,甚至时间限制,但是,发货、收款阶段其实依然是传统的。即一个用户购买了北京商家的商品,交易虽然是在互联网平台上完成,最终还是由北京发货和由北京的商家收款。

这种模式仅仅只是把传统意义上需要在线下完成的交易转移到了线上来完成,它打破的是用户的信息壁垒。当用户的信息获取足够多的时候,这种简单依靠信息撮合的发展模式必然遭遇困境。当下互联网行业正在遭遇的,正是这样一种发展困境。打破这种信息撮合的模式壁垒,真正让交易打破时空、时间等物理概念上的限制,才能让行业的运行效率得到提升。

互联网收单的模式则可以打破物理概念上的限制,真正让行业的效率得到再度提升。原因在于互联网收单打破了单纯地以商家为对象的运行逻辑,真正以用户需求为终极导向。互联网收单的交易不再单纯地在平台上来完成,线下的实体店也可以完成交易,用户可以选择就近的实体店进行提货。传统意义上困扰互联网模式的物理空间和时间的概念将会被打破,从而真正让用户需求在第一时间得到满足,行业运行效率再度得到提升。即用户购买信息发出之后,互联网中台会对信息进行处理和综合,匹配与用户需求最相近,距离用户最近的实体店,让用户即买即用,减少物流成本,节省时间,优化用户体验,提升客户满意度。

互联网收单将开启互联网发展的新阶段

人们对于互联网的反思是基于互联网物种的反思,并不是互联网的反思。这一点至关重要。换句话说,互联网已经成为和水电气一样的基础设施,是人们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否定互联网,其实就是相当于否定水电气的重要性,这种思考方式是没有出路的。我们需要做的是反思互联网衍生而来的物种的正确性,还有它们可以优化的空间和方面。

无论是新零售,还是产业互联网,其实都是肯定互联网的基础性作用的。我们需要做的是,用新技术、新模式、新思维来优化互联网,从而让互联网告别传统的发展模式,真正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从表面上看,互联网收单,仅仅只是对信息的再度整理和对接,实质上,在这背后是新技术的应用。信息的快速收集和整理,仅仅只是用传统互联网技术是无法实现的,我们需要借助大数据技术。此外,我们还需要将大数据技术与区块链、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等新技术结合在一起,才能让作用发挥到最大。

因此,互联网收单的出现将会把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带入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在这个新阶段,互联网不再扮演信息撮合和中介的角色,而是开始更多地参与到行业的生产和供应过程当中,从而真正把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带入到一个更加深度和全面的全新阶段。对于一直对互联网的角色和定位模糊的行业来讲,互联网收单的出现无疑将会真正实现斧正,从而把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带入到全新的发展阶段。

互联网收单将带来行业元素的再造与整合

行业运行效率的再度提升是建立在传统运行模式的再度重构和建造的基础之上的。在互联网的前半段,互联网并没有对行业元素进行再造,仅仅只是梳理。这就注定了前半段的互联网行业的发展是建立在强大的流量基础之上的。

这是我们看到互联网的前半段脱颖而出的大型平台都是流量平台的根本原因所在。当流量足够庞大的时候,我们再对这些流量进行梳理的时候,难度其实是在不断增大的。即传统的平台模式在撮合和中介时候的效率开始下降,我们现在看到的互联网模式的困境多半是由这个方面所导致的。不再仅仅只是做撮合和梳理,而是对这些进行再造,成为驱动互联网模式再度进化的关键所在。

互联网收单便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诞生的。不再仅仅只是对流量进行撮合,而是对行业的元素进行再造和整合,其实是互联网收单的关键所在。除了可以让商品供求两端进行更加高效的对接之外,互联网收单,其实还可以对商品的生产、供应等环节进行改造。这个时候,互联网在其中发挥的作用便不再是简单的中介,而是变成了一个再造行业的存在。从这个角度来看,互联网收单其实是完成了对行业的深度再造的。伴随着这个过程出现的,其实是新的产品、新的服务和新的体验。

当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开始进入到新阶段,我们需要反思的是互联网模式,而不是互联网。寻求建构于互联网之上的全新模式,挖掘互联网新的增长点,才是真正让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带入到客观和理性的发展阶段的关键所在。以“中台”取代“平台”,并寻求更多新的发展新突破,才是互联网行业真正告别传统,进入新阶段的关键所在。如果发展得当,有望成为互联网的下一个风口。作为“互联网收单+就近实体店出货收款”模式的首次实践,以品牌农产品超市为代表的新物种将颠覆电商。

新零售 数字经济的前哨

作者: 孟永辉来源: 品途商业评论

当数字经济的风潮不断涌动,新零售这个曾经被看成是电商颠覆者的存在开始式微。这仅仅只是表现在口头上,实际上新零售正在成为驱动传统电商平台发展的新动能。从电商平台的财报上面,我们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现在的新零售俨然已经成为阿里、京东为代表的电商平台的担当,在电商发展持续低迷的当下,新零售的活力为人们打开了新的想象。

人们之所以以为新零售的发展陷入低迷,主要是因为有关新零售的关注度开始下降,资本市场对于新零售的投资热潮同样开始降温。继新零售之后,数字经济俨然已经成为行业发展的全新风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过加持数字经济的概念,投身到了新的发展浪潮里。在这个背景下,我们才认为新零售大不如前,甚至还有人认为新零售仅仅只是一个虚假的概念而已。

事实上,经历了早期的市场布局,后续的技术积累以及落地试水之后,新零售已经从单纯的流量迁移深入到了更深的领域当中。即使是在数字经济风靡的大背景下,新零售依然具有很强的生命力,甚至由于它的先发优势,从而成为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站在数字经济的角度来看待新零售,我们或许才能跳出原有的狭隘,真正客观和理性地看待它。

新零售,数字经济的应有之义

从本质上来看,新零售是数字经济的必然和趋势。新零售之所以“新”主要是因为它的技术、模式和目标对象都是全新的。无论是技术,还是模式,新零售真正要达成的,就是数字经济。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新零售是数字经济的应有之义。从这个角度来看,当数字经济风靡,我们认为新零售已经退热,其实是一种错误。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新零售是数字经济的前哨。回顾电商时代的发展,我们就会看到,它真正达成的是将人们传统的消费行为和习惯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当人们的消费行为越来越多的转移到线上,甚至线上生活和消费逐渐成为一种潮流和趋势的时候,人们所有的行为和表现都可以用数据来代替。这是大数据在经济生活当中开始发挥越来越重要作用的根本原因所在。

然而,一味地强调C端用户的数据化还不够,B端同样需要一场深度而又全面的数据化的升级和改造。这便是新零售真正需要达成的。我们看到的无论是对于B端用户进行深度赋能,还是对C端用户体验的优化和升级,从本质上来讲,其实都是在通过改造B端来满足C端用户的消费新需求。新零售真正达成的就是对B端的数字化、智能化的改造和升级。

因此,新零售其实是建立在电商模式真正成熟的基础之上,它是人们再度思考行业未来发展的结果。人们仅仅只是将数字经济的思维率先在成熟的电商模式上进行了应用而已,它是数字经济的前哨。当新零售完成了对B端的深度改造和升级之后,我们看到的其实就是一个B端和C端都已经完全数字化的经济社会。

从本质上来看,新零售就是在进行零售行业的数字化改造。同电商仅仅只是借助平台的模式进行去中间化的处理不同,新零售其实是在通过一种全新的模式进行产业的升级和改造。在这个全新的模式下,传统意义上的平台将不复存在,每一个人都是行业发展的一份子。如果我们仔细分析新零售的本质就会发现,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升级和改造,从本质上来看,其实都是在进行数字化的升级和改造而已。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看到有些电商平台在将数字科技看成是深度布局的重要方向,并且把数字经济看成是深入到人们生活各个方面的触角。我们目前所看到的所谓的赋能,其实就是在对传统的B端进行数字化的改造。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本质上就是对传统意义上的数据进行一个重混的过程。

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的新零售其实就是在做数字化的改造和升级。只不过我们看到的这些改造和升级表现成了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和人工智能等不同的方式而已。因此,新零售仅仅只是数字化的改造和升级在零售行业的一次应用而已。当它在零售行业开始落地生根之后,我们同样可以把这种方式应用到金融、物流、制造等诸多行业当中,从而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数字经济。

新零售是数字经济的集大成者。在我看来,新零售是数字经济的终极体现。即使很多新零售玩家并不把它和电商等同起来看待,其实从底层逻辑上来看,新零售和电商真正达成的其实就是B端产品和C端用户的高效对接。只是电商平台借助的是平台模式进行的高效对接,而新零售则是通过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方式来进行的高效对接而已。

需要明确的是,无论是新零售,还是电商其实都在做行业最末端的工作,它是产业上游进行了深度改造之后的必然结果。当商品的设计、生产和供应等各种不同的阶段和流程都发生了深度的改变之后,新零售才能把新的产品和服务,以一种更加高效的方式提供给C端用户。因此,新零售其实是上游产业深度数字化之后的集中体现。

由此看来,新零售和数字经济之间同样是不冲突的。当我们完成了对产业上游的数字化的升级和改造之后,新零售的实现才有可能性。简单来讲就是,数字化的升级和改造在前,新零售在后,新零售是建立在数字化的升级和改造的基础之上。从这个角度来看,新零售与数字经济之间同样是不冲突的,它们两者之间相互成就,协调并行。

对于新零售的偏见,最终让人们开始将它与数字经济对立起来看待。这其实是对新零售的一种误解,同样是对数字经济的一种误解。真正理顺数字经济与新零售之间的关系,找到两者之间的契合点,我们才能找到新零售与数字经济的平衡,从而让它们不再是此消彼长,而是共同发展。

数字经济大背景下,新零售的发展之路在哪?

站在数字经济的大背景下,我们再来看待新零售的发展或许可以找到新的角度和方向。这与我们单纯地去思考新零售本身,甚至把新零售孤立起来看待有很大的不同。那么,当数字经济不断风靡,新零售的的发展之路在哪呢?

以底层元素的深度改变来促成新零售。其实,所谓的数字经济是在改变传统社会的生产要素,将传统意义上的生产要素变成以数字和数据为主打的生产要素。当我们在新零售的落地和实践过程当中迟迟找不到突破口的时候,通过数字经济时代带来的底层元素的深度改变来促成新零售的达成无疑是一个正确的发展道路。

正如上文所说,新零售的达成其实是建立在上游产业的深度和全面的数字化基础之上的。当我们不再单纯地为了新零售而去做新零售,而是将眼光扩展到上游的产业过程当中时,我们或许可以找到达成新零售的新的方式和方法。通过将行业的底层元素进行深度的改变,传统的人、财、物等生产要素,变成了以数字和数据为代表的生产要素,通过对这些生产要素进行重新配置,我们同样可以找到实现新零售的方式和方法。

我们在落地新零售的过程当中之所以会遭遇困境,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我们是在用传统的元素来进行新零售的落地和应用。当新零售的内在充斥着这些传统元素的时候,那么,它组成的新零售其实也不再是新的,而是变成了一个陈旧的存在。

以行业的重混和改造来促成新零售。单单只是用新的数字元素来取代传统元素,缺少了对行业内部的运行流程的重塑与再造,同样无法实现新零售。这是新零售之所以与电商有着本质区别的根本原因所在。站在数字经济的角度,我们再去思考新零售的发展方式和方法,必然以行业的重混与改造为切入点。

所谓的数字经济不是互联网式的去中间化,它涉及到建立在新的生产元素之上的行业的重混与改造。当我们仅仅只是用数字来取代传统元素,而不去改变传统行业的运行逻辑,依然无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当我们对行业内在的流程和环节进行了再造和重构之后,传统行业的运行发生了本质改变止呕,新零售才算是真正到来。

站在数字经济的新起点上,我们找到了看待和落地新零售的新方式和新方法。对于那些仅仅只是做简单的赋能,把B端用户看成是新的收割对象的玩家,我们不能把他们看成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玩家。只有真正建立了新的行业运行体系,并且让传统行业沿着这样的运行体系来运行,新零售的才算是真正落地。

当数字经济开始风靡,曾经被人推崇的新零售开始被冷落,甚至还有人对新零售产生了怀疑。从本质上来看,这是人们对新零售和数字经济没有一个完整的认识所导致的。真正理顺数字经济与新零售之间的关系,并且找到数字经济大背景下实践新零售的方式和方法,我们才能真正让新零售和数字经济并行发展,真正让新零售成为数字经济的前哨。

比科幻片还魔幻!通过灯泡就能窃听人们对话

据外媒报道,来自以色列本·古里安大学和魏兹曼科学研究所的一项研究发现,通过灯泡就可以从远处收听到讲话者的说话内容

在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传统的光芽可以用来窃听对话,并称该技术为“Lamphone”。如果谈话离灯泡很近,那么第三方甚至可以从25米远的地方收听,不过同时需要一个远程光电传感器配合才能达到这种神奇的效果。

研究人员表示,光电传感器通过分析灯泡表面的细微震动并得出数据。然后这些数据通过专门开发的算法来分离音频信号和光信号,最后通过文本应用程序对音频信号进行转录识别,最终得出谈话内容。

更高有趣的是,该技术甚至还能用来识别歌曲,像Shazam和SoundHound这样的应用程序可以识别25米外的歌曲

新英格兰医学杂志:A型新冠感染者比其他血型更易呼吸衰竭

澎湃新闻

来自中国的研究者此前曾刊文指出,A型血相对其他血型对新冠更易感,O型血相对其他血型对新冠不那么易感。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刊发的来自挪威、德国的最新研究进一步发现:血型与新冠感染后的症状严重程度也存在相关性。具体来说,就是A型血相对其他血型在感染新冠后出现呼吸衰竭的风险更高;而O型血相对其他血型感染新冠后出现呼吸衰竭的风险相对较低,具有一定保护功能。

以上研究来自挪威奥斯陆大学、德国Christian-Albrechts大学等机构,题为呼吸衰竭新冠重症患者的全基因组相关性分析(Genomewide Association Study of Severe Covid-19 with Respiratory Failure),刊发时间为当地时间6月17日。值得注意的是,6月初,美国基因检测公司23andMe也曾发布一项涉及75万人的研究,显示O型血感染新冠病毒、并因此住院的概率低于其他血型。

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患者在疾病表现上有巨大的差异。研究者通过全基因组关联分析,来识别与Covid-19发病相关的潜在遗传因素。研究发现:3p21.31基因座上的rs11385942、基因座9q34.2上的rs657152与呼吸衰竭之间存在交叉复制关联。9q34.2基因座的关联信号与ABO血型基因座一致;血型特异性分析显示,A血型的风险高于其他血型(p=0.0001.48),与其他血型相比,O组具有保护作用(p = 0.000106)。

研究表明,呼吸衰竭的新冠患者中发现了一个3p21.31基因簇作为遗传易感性位点,并证实可能与ABO血型系统有关。同时研究发现在3p21.31基因座的关联信号跨越SLC6A20、LZTFL1、CCR9、FYCO1、CXCR6和XCR1基因。

研究者表示,新冠感染者绝大多数只有轻微症状,甚至无症状,而一旦出现由肺间质性肺炎和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相关的严重呼吸衰竭,则容易出现死亡。严重的新冠呼吸衰竭患者需要早期和长期的机械通气支持。但目前人们对Covid-19和相关呼吸衰竭的发病机制了解甚少。新冠重症患者淋巴细胞性内皮炎和弥漫性微血管、大血管血栓栓塞并发症提示,Covid-19是一种涉及血管内皮损伤的全身性疾。

于是,研究者在2020年初意大利和西班牙疫情高峰期,进行了一项全基因组关联研究(GWAS),试图描述导致Covid-19严重呼吸衰竭患者的遗传因素。

该研究对1980名出现呼吸衰竭的新冠重症患者患者进行全基因组关联研究,这些患者来自欧洲疫情重灾区的意大利、西班牙的7家医院。经过质量控制和排除异常值后,研究者最终的分析了包括来自意大利的835名患者和1255名对照组参与者,以及来自西班牙的775名患者和950名对照组参与者。研究总共分析了8582968个单核苷酸多态性,并对两个对照组进行了荟萃分析。

在主荟萃分析中,研究者发现两个与新冠病毒诱导的呼吸衰竭相关的基因座(P<5×10的负8次方):3p21.31基因座的rs11385942位点插入缺失GA或G变异位点 (GA等位基因优势比为1.77;95%置信区间,1.48 -2.11); 9q34.2基因座的rs657152 A或C SNP (A等位基因的优势比为1.32;95% 置信区间, 1.20 – 1.47)。

在主分析中,另外24个不同的基因组位点显示了与新冠病毒引起的呼吸衰竭相关的提示证据(P<1×10−5)。基因座3p21.31和9q34.2的关联信号分别被精细映射到22和38个变异,有95%以上的确定性。

染色体3P21.31

3p21.31基因座关联信号由6个基因组成(SLC6A20、LZTFL1、CCR9、FYCO1、CXCR6和XCR1)。rs11385942的风险等位基因GA与CXCR6表达降低、SLC6A20表达升高相关,而LZTFL1在人肺细胞中强表达。在两项主要荟萃分析中,研究者发现接受机械通气的患者中的3p21.31 (rs11385942)风险等位基因变异频率高于仅接受氧补充的患者(优势比为1.70;95% 置信区间 1.27 -2.26;P=3.30×10−4)和校正了年龄和性别的荟萃分析(优势比1.56;95%置信区间, 1.17 ~ 2.01;P = 0.003)。

ABO基因座

在9q34.2基因座,其关联信号与ABO血型基因座一致。与对照组相比,Covid-19呼吸衰竭患者ABO血型分布(由三种不同SNPs基因型组合预测)存在偏倚。在校正了年龄和性别的荟萃分析中,我们发现A血型患者的风险高于其他血型患者(优势比为1.45;95% CI, 1.20至1.75;P=1.48×10−4),与其他血型相比,O组有保护作用(优势比0.65;95% CI, 0.53- 0.79;P = 1.06×10−5)。西班牙和意大利病例对照分析中,相关性和效应方向是一致的。研究者发现仅接受补氧治疗的患者与接受任何机械通气治疗的患者的血型分布无显著差异。

为何血型与新冠感染后症状严重性相关联?研究者认为可能的解释是:在3p21.31染色体上,峰值关联信号覆盖了6个基因簇(SLC6A20、LZTFL1、CCR9、FYCO1、CXCR6和XCR1),其中一些基因具有可能与Covid-19相关的功能。

目前的数据并不能可靠地指出致病基因。一个候选基因是SLC6A20,它编码钠亚胺酸(脯氨酸)转运体1 (SIT1),并在功能上与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 (SARS-CoV-2细胞表面受体)相互作用。然而,该位点还包含编码趋化因子受体的基因,包括CC基序趋化因子受体9 (CCR9)和C-X-C基序趋化因子受体6 (CXCR6),后者在对呼吸道病原体(包括流感病毒)持续免疫反应过程中调控肺内记忆CD8 T细胞的特定位置。侧翼基因(如CCR1和CCR2)也具有相关功能,需要进一步研究来描述检测到的关联的功能后果。

此前,来自中国的研究则发现了新冠易感性与血型之间可能存在一定关联。

南方科技大学、上海交大、武汉中南医院、武汉金银潭医院等8家单位的研究显示:A、B、O、AB血型与新冠肺炎易感性存在关联,这也是该领域的首份研究。该论文题为“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ABO Blood Group and the COVID-19 Susceptibility,于当地时间3月17日刊发在预印本平台medRxiv。

论文的结论具体来说,O型血对新冠肺炎相对不易感,风险较低;A型血对新冠肺炎相对易感,风险也较高。该研究提示:

(1)A型血可能需要特别加强个人保护以减少感染机会;

(2)新冠病毒感染的A型血患者可能需要接受更多的监护和治疗;

(3)作为新冠病毒治疗的常规部分,在患者和医务人员中引入ABO血型可能会帮助评估人们的风险暴露水平。

该研究的样本来自武汉和深圳的三家三甲医院,分别是: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的1775例COVID-19患者,其中206例死亡;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113名患者;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的285名患者。研究人员主要检测这些患者的ABO血型,新冠肺炎的感染发生情况以及死亡情况。统计分析采用的方法是单因素方差分析 (one-way ANOVA)和双尾(2-tailed)卡方检验。研究还设置了随机效应模型(REM),对不同医院的数据进行Meta分析。

研究显示,在武汉市3694名正常人中, A、B、AB和O型血的占比分别为32.16%、24.90%、9.10%和33.84%。而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的1775名COVID-19患者中,A、B、AB和O的占比37.75%,26.42%,10.03%和25.80%。

值得注意的是,COVID-19患者中血型A比例和O的比例分别显著高于和低于正常人比例(P <0.001)。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和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这两家三甲医院的398名患者也观察到了相似的ABO分布模式。

分析结果显示,与O、B、AB血型相比,A血型的COVID-19感染风险显著升高(OR为1.20;95%置信区间CI为1.02-1.43,P=0.02)。与A、B、AB血型相比,O型血型的传染病风险显著降低(OR为0.67;95%CI为0.60-0.75,P <0.001)。

也就是说,与非A血型相比,具有A血型的人获得COVID-19的风险明显更高,而与O血型相比,O血型的感染风险显著降低。

此前也有一些研究显示,一些病毒感染的易感性与ABO血型有关。例如,诺沃克病毒和乙型肝炎具有明确的血型易感性。而据此前报道,O型血的个体感染SARS冠状病毒的可能性也较小。

男性为什么比女性高?生物学家或许弄错了几十年

 男性和女性之间最明显的生理差异之一就是平均身高。总体上来说,男性更高一些。为什么会这样?教科书里的一些解释可能会倾向于用达尔文理论来解释,也就是我们熟悉的性选择和雄性竞争。达尔文在《人类的由来》中写道:“毫无疑问,男性的体型和力量都优于女性。他们有宽厚的肩膀,发达的肌肉,粗犷的身体轮廓,还有更多的勇气和斗志,这些特征是在生存斗争和配偶争夺中产生并强化的。” 

图片来源:wikipedia

  按照这个理论,如果男性不需要依靠力量去获得配偶,那男性和女性的体型就应该差不多。演化心理学进一步提出,性别差异主导了我们的行为,男性更具攻击性和竞争性。

  美国罗德岛大学生物人类学家霍利·邓斯沃思(Holly Dunsworth)说:“身高差异是一种基本的性别差异,对此展开的研究很有必要。但是由于之前已经存在比较固定的理论,如果我们想推翻,可能会有人觉得这是违背科学。”

  但在《演化人类学》最近发表的一项研究中,邓斯沃思提出了另一种观点。她认为性选择导致人类身高差异过于巧合,应该存在一个更加合理的解释,这个解释其实就隐藏在已有的医学和人类学理论中。这个解释无关竞争,而是卵巢和睾丸的内分泌对骨骼发育造成了不同影响。

  邓斯沃思说:“有关人类身高差异的研究通常只局限于一种解释,排除了很多其它可能性。”她并非认为性选择对身高毫无影响,而是说这个机制不足以决定这么大的差异,学界一直在探索其他成因。她认为,这不仅是关于演化的问题,更是关于“我们是谁”的探索。

  答案在骨头里

  男性和女性的身高差异,经常被作为性选择的典型例子。即这种特征的产生是由于繁殖成效,而非生存的差异驱动的。但邓斯沃思认为,得出这个结论有点武断。她认为:“性选择理论其实缺乏很多相关证据。”

  加拿大莱斯布里奇大学的演化人类学家路易丝·巴雷特(Louise Barrett)说:“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去证明身高差异的原因,而不是看到身高存在性别差异就想当然地觉得就该如此。”巴雷特曾在2016年和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格特·斯特普(Gert Stulp)共同发表了一篇关于人类身高差异演化的综述论文。巴雷特说,性选择假说有一种直观的吸引力,即科学家认为,男性比女性高大,男性又喜欢打斗,所以这两件事必须联系在一起。但她补充道:“问题在于,性选择假说的相关研究做得并不充分。”

  比如此前这些研究经常拿人类和其它灵长类动物进行比较,但忽略了人和黑猩猩共同演化历史的程度。换句话说,即使性选择能够解释不同性别的大猩猩的体型差异,由于从人和黑猩猩的共同祖先开始演化到现在,也经过了相当漫长的时间,黑猩猩的性选择可能出现在独立演化之后。从逻辑上说,并不能直接将同样的理论套用在人的身上。巴雷特表示,即使类似的研究在逐渐减少,但数量依然很多。

  巴雷特说:“如果想完善性选择假说,就需要做更多研究。”事实上,性选择理论的因果关系也能被颠倒过来解释,即男性的统治欲和强大的竞争性也可能是体型差异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当邓斯沃思对骨骼生物学和骨骼发育的文献展开进一步研究时,她重点关注了骨骼生长与激素之间的联系。并且她从中发现了一个更直接的解释,即女性比男性矮,是因为她们有卵巢。

  卵巢之所以是关键因素,是因为其能够产生远多于睾丸能够产生的雌激素,而雌激素能够帮助骨骼发育。邓斯沃思说:“大量雌激素能够刺激长骨发育。在青春期之前,男性和女性的生长速度基本相同。而当青春期开始后,女性的卵巢开始大量产生雌激素,雌激素会刺激她们骨骼中的生长板,促进以长骨为主的骨骼生长发育。这就是为什么在青春期早期,女生往往会比男生要高一些。”

  然而生长的高峰期并不会一直存在,因为高水平的激素会促进生长板闭合。这就是最终男性和女性具有身高差异的原因,因为女性会在青春期后经历一次雌激素分泌高峰,这既使得骨骼能在短时间快速生长,却又让骨骼很快停止了生长。而男性因为是缓慢分泌雌激素,所以他们会长得更高。

  雌激素理论和人类身高变化的历史非常吻合。比如在14世纪肆虐欧洲的黑死病之后,男性和女性的平均身高差值增加了62%。男性身高平均增加9厘米,女性则平均矮了5.5厘米。男性身高的增加更容易解释,因为成人的身高很大程度上受儿童时期营养和健康状况的影响,而疫情大流行结束后,人们可能吃得更好,变得更健康。但同时期女性却变矮了,这是否意味着她们在瘟疫结束后,反而变得不那么健康了呢?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的人类学家莎伦·德维特(Sharon DeWitte)并不这么认为。在2018年的一篇论文中,她表示“黑死病后女性平均身高的下降实际上可能反映了饮食或健康状况的改善,”因为健康状况的改善往往与月经初潮的提前有关。

  如果是这样的话,身高差异的显著变化就与竞争无关。邓斯沃思说:“黑死病后的女人不会突然变得喜欢更高的男人,男人也不会突然以新的方式争夺配偶。身高的差异可能只是健康状况转好的副作用,比如恢复健康的女性月经期会开始得更早。”

  争论的焦点

  关于身高差异的雌激素理论并不新鲜,但很少有人类演化生物学家对此给予足够的关注。雌激素似乎可以解释身高差异是如何产生的,但却不能解释更深层的演化问题。

  不过,邓斯沃思认为这种将雌激素理论和演化对立起来的想法可能存在误导性。“生理学、内分泌学和骨骼发育的方式,同样也是演化过程中形成的。”因为在我们看来,男人比女人高是由一种生理因素直接决定的,即雌激素决定了身高,所以任何能够影响雌激素分泌程度或分泌时间的因素,都将间接影响人类身高的性别差异,这些因素并不一定会受到自然选择的影响。即使不改变任何交配系统和男性竞争程度,任何导致月经初潮提前的情况,都足以减少女性的平均身高。

  这意味着人类体型的性别差异,很可能是在没有性选择的情况下演化出来的。因此,为了理解为什么男人比女人高,我们可能需要了解为什么我们会经历青春期,以及是什么导致灵长类动物之间雌激素作用的差异。

  盆骨也是如此

  邓斯沃思的论文不仅仅讨论了身高,她还指出,例如女性骨盆比男性骨盆宽这一现象,常见的理论会认为是女性需要生下大脑袋的婴儿。但实际上,与长骨的生长类似,骨盆宽度主要由雌激素水平驱动。

  邓斯沃思解释说,目前没有证据表明骨盆宽窄程度会影响分娩成功率。因为一些分娩很容易的物种也会有宽盆骨。例如,黑猩猩新生儿的头部要比人类婴儿的头部小得多,然而雌性黑猩猩的骨盆仍然很宽。

  在邓斯沃思看来,骨盆宽度的性别差异并不是为了方便分娩,而是为女性体内的生殖系统提供足够的空间。她说:“阴道、子宫和卵巢已经占据了非常多的空间。” 

  巴雷特笑着说:“这是盆骨过宽的一种解释。女性有着如此复杂的生殖系统,难怪她们的骨盆需要更多空间。”她表示,从解剖学上来看,男女骨盆宽度有差异的原因很简单,但却被忽略了这么长时间,这也说明了科学包容性存在系统性问题。“我们经常有这样一种观念,即男性的身体是默认标准,而女性身体是默认标准的偏差。如果我们摈弃把某一种性别的身体作为标准模型的观念,我们能更好地研究性别差异,也可以更好地验证假设。”

  找到正确的方向

  邓斯沃思说,身高的竞争假说和骨盆的分娩假说都是演化论中“差不多的故事”。虽然这样的故事很有吸引力,因为它们看起来很有意义,但却会对我们的日常生活造成实实在在的负面影响。

  性选择理论会告诉我们,男性生来就热爱竞争;作为文明社会的男性必须与他的“本性”做斗争,才能与他人合作或保持友善;一个男人的整个身体都是为争斗而设计的。男人就应该是“男人”。邓斯沃思说:“这基本包罗了所有刻板印象,不管是好是坏。”但我们的骨骼可能会告诉我们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

  巴雷特说:“我们需要对演化假说进行更严格的论证,尤其是和人类有关的内容。我们对自己的印象影响着我们的行为举止,一个错误的观点破坏力巨大。”

  邓斯沃思说:“我们在谈论人类演化,在讨论如何讲述我们起源的故事。”因此,我们要确定我们讲述的是正确的故事,这是极其重要的。

四部门联合启动“剑网2020”专项行动 打击网络侵权盗版

据“国家版权”公众号消息,近日,国家版权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四部门联合启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剑网2020”专项行动,这是全国持续开展的第 16 次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行动。自 2005 年起,国家版权局等部门针对网络侵权盗版的热点难点问题,先后开展了网络视频、音乐、文学、新闻及网络云存储空间、应用程序商店等领域的版权专项整治,集中强化对网络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力度,相继查处了一批侵权盗版大案要案,有效打击和震慑了网络侵权盗版行为,改变了网络视频、网络音乐、网络文学等领域版权秩序混乱的局面,得到国内外权利人的充分肯定。

据介绍,本次专项行动于 6 月至 10 月开展,针对网络版权保护面临的新情况新问题,聚焦 5 个重点领域:一是开展视听作品版权专项整治,深入开展院线电影网络版权专项保护,严厉打击短视频领域存在的侵权盗版行为,严厉打击通过流媒体软硬件传播侵权盗版作品行为;二是开展电商平台版权专项整治,加强对大型电商平台的版权监管工作,严厉打击网店销售盗版图书、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数据库及盗版网络链接和存储盗版作品的网盘账号密码等行为,严厉整治网店设计、经营中使用盗版图片、音乐、视频等行为;三是开展社交平台版权专项整治,加大新闻作品版权保护力度,进一步规范图片市场版权传播秩序,关闭一批恶意侵权社交平台账号;四是开展在线教育版权专项整治,加大“学习强国”学习平台版权保护力度,大力整治在线教育培训中存在的侵权盗版乱象,切断盗版网课的灰色产业链条;五是巩固重点领域版权治理成果,严厉打击网络游戏私服、外挂等侵权盗版行为,推动完善网络音乐版权授权体系,强化对大型知识分享平台的版权监管力度,继续巩固网络文学、动漫、网盘、应用市场、网络广告联盟等领域取得的工作成果。

国家版权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本次专项行动将突出查办案件,进一步加大对网络侵权盗版案件的处罚力度,对人民群众意见强烈、社会危害大的侵权盗版分子一律依法从严查处。欢迎广大网民积极投诉举报,提供侵权盗版案件线索。各级版权相关执法部门将推动网络企业积极履行主体责任,共同构建打击网络侵权盗版社会共治格局。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