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观点

美国总统大选逾三个星期后,候任正副总统拜登、贺锦丽周一(30日)起开始接受情报简报,而其白宫内阁人选名单亦陆续出炉,被主流媒体追捧为史上最多元。如刚公布的白宫通讯团队,便是美国史上首次由全女班出任。拜登的经济团队之中,财政部亦由史上首位联储局女主席耶伦(Janet Yellen)出掌,非裔前高级国际经济顾问阿德耶莫(Wally Adeyemo)则为财政部副部长。不过掌管预算大权的白宫管理及预算办公室主任人选,则落于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女执行长谭登(Neera Tanden)身上,却引起外界不少争议。

本来以拜登白宫经济团队以女性及少数族裔,又委任三名从事劳工议题多年的经济专家为顾问,本可符合进步派的胃口。然而拜登提拔希拉莉心腹的谭登,便引来左右派的两边反弹。谭登曾成立智库美国进步中心,收受财阀如沃尔马、花旗、高盛、Google、美国制药研究与制造商等资金,进步派便指控其因收取蓝十字保险巨额献金,因而对全民医保反对不遗余力。而智库美国进步中心亦被指收取阿联酋及沙特捐款,而采取亲阿亲沙的立场。年前其外泄的电邮亦公然称“我们有巨大赤字,利比亚则有石油”,意味军事介入利比亚可换取石油资源作报酬。

谭登网上言论亦相当出位,而经常在Twitter上引起左右两派网民攻击。早在2008年为希拉莉助选时,希拉莉因受沙基尔(Faiz Shakir)访问时被连番质问其当年支持出兵伊拉克,令谭登大为不满事后便怒打了沙基尔一拳。八年后谭登继续为希拉莉助选,沙基尔则成为桑德斯竞选经理,两人在2016年初选希拉莉与桑德斯的恶战中各为其主,亦令谭登与进步派自此结下梁子,也不为右派网民所欢迎。如今其执掌控制预算的白宫管理及预算办公室,以其强烈反全民医保的立场,也势必令其与为之而欲向拜登逼宫的进步派势成水火,也令进步派对拜登的内阁名单极为反弹。

拜登一再操弄身份政治

拜登内阁走亲商路线亦不止于经济一翼,其外交团队中的国务卿及防长人选布林肯(Tony Blinken)及弗洛尔诺伊(Michèle Flournoy)除被传媒发现皆为战略顾问公司西厢执行顾问团(WestExec Advisors),为Google等客户制定进入中国市场的战略,有利益冲突之嫌外,近日亦有报道指两人皆为私募股权公司松岛资本(Pine Island Capital Partners)的合伙人。而仅在大选后两周松岛资本便筹得总价2.18亿美元的基金,并为包括军工及航天在内的财团,提供深入的内幕消息及营运策略。消息引来监察机构及进步派的不满,要求更深入的道德及背景审查,并公开捐助人身份。

然而就算弗洛尔诺伊最终不获提名,其余人选如一旦上任将成首位非裔防长的奥斯汀(Lloyd Austin)却也是松岛资本的合伙人,而另一非裔人选前国土安全部部长约翰逊(Jeh Johnson)更加是全球最大国防工业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董事,足证明拜登的内阁班底选来选去,最终仍是军工利益复合集团的同一批人。拜登其余人选如农业部长或会重新起用奥巴马时代的农业部长,中情局局长则由奥巴马时代的署任局长出任,又或者由奥巴马时代的国安顾问同时为拜登心腹的胞弟出掌。可见所谓的拜登新政,绝大部份皆为奥巴马旧部或其裙带关系的人出任。

观乎拜登内阁的如此名单,何以令外界相信,拜登上台后会带领美国冲破旧体制,为国家日益两极、社会愈趋不均、改革亟待推行的时刻引入新元素、新思维、新方向?四年前特朗普以反建制路线入主白宫,四年后亦仅以些微差距落败,应当为沆瀣一气的华盛顿建制敲响警钟。然而拜登一再操弄身份政治,试图以不同性别或种族的面孔组织内阁以示为进步,实际却死抱着既得利益的权力结构丝毫不动,只会令此所谓的徒具空文的象征主义显得更加虚伪,只怕正在为四年后比特朗普更加反政治正确、对体制更有破坏力的反建制民粹风潮埋下伏笔。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