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特朗普与拜登最后一辩“疫”见不同

双方对疫情给出不同判断 辩后两人都宣布自己获胜

 

特朗普(左)与拜登参加最后一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供图/新华社

当地时间10月22日晚,距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只剩12天,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最后一次“短兵相接”。由于特朗普感染新冠,两人比原定少了一场当面PK,因此终辩热度更高、话题性更强。从表现来看,两人都是有备而来。

相比首次辩论的混乱,此次辩论貌似更“正常”——采用“不发言就闭麦”的规则,减少任意插嘴、打断;特朗普不再标榜自己“裸考”,与拜登攻防有来有回。辩后,两人都宣布自己获胜。但在今年特殊的政治环境下,舆论普遍不认为这场辩论对选情能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

双方对疫情给出不同判断

这场辩论持续约90分钟。辩论涉及话题包括新冠疫情、国家安全、医保、移民、种族、经济、气候变化等,都称得上眼下美国最关注、最“撕裂”的热点话题。

“如何领导美国抗疫”是主持人提出的第一个问题。特朗普和拜登对美国疫情前景的判断截然相反。

特朗普称,美国疫情“正在转弯,就要消退”,还称疫苗将很快问世。他没有阐述自己下一阶段抗疫计划,只强调应开放经济、让学校复课,指责拜登主张“锁国”。

拜登则援引美国疫情最新数据,称美国“将要进入一个黑暗的冬天”。他大力批评特朗普领导抗疫不力,指责特朗普一直散布不实信息。拜登然后讲述他的抗疫计划,包括鼓励人们戴口罩、加强快速检测、制定重启经济和校园的全国性标准等。

颇为讽刺的是,双方倒是在一件事上颇为“一致”,就是在辩论中着力抨击对方“腐败”,同时否认针对自己的腐败指控。

拜登坚称自己担任副总统期间,他本人和儿子亨特均未从中渔利。特朗普则否认自己纳税额过低,称他实际上预缴了高额税款。

当晚,另一焦点议题是主持人所称“涉外事务纠葛”和两人所涉财务丑闻。特朗普要求拜登正面回应其子亨特等家人收受外国政治献金传闻,遭拜登明确否认,称“从没收过外国一分钱”。拜登反指特朗普与外国有商业联系,且始终不愿公开纳税记录。拜登还面对镜头向选民“喊话”:特朗普有意抛出这些“胡说八道”的事,但选举“不关乎他家或我家,只关乎你家”。

按美联社说法,两人就外交政策的辩论浅尝辄止。特朗普自称避免了朝鲜半岛发生核战争。拜登则说,如果朝鲜愿削减核能力,他胜选后愿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谈。

按路透社说法,特朗普仍自我标榜“圈外人”,抨击拜登近50年政坛生涯成就寥寥。拜登则屡次提起特朗普执政4年对经济造成的冲击。美联社解读,两人都难以解释在职时没有取得更多成绩的原因,只好以惯用战术“甩锅”国会。

美媒:辩论总算“正常”点了

作为新引入的规则,这场辩论在个人陈述环节关闭非发言者的话筒,在自由辩论阶段才同时打开双方话筒。这是为了避免特朗普和拜登首次辩论时相互插话、打断的混乱局面重演。有美国媒体评价说,随意打断少了、人身攻击少了,两人辩论总算“正常”点了。

辩后,双方团队都称自己胜利,并引用各色民调佐证。特朗普竞选团队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朗普揭露了拜登作为华盛顿政客光说不做的面目。拜登竞选团队则表示,拜登证明了自己拥有能带领美国克服多重危机、实现团结的判断力、经验和性情。

不过,在社交媒体上,网友却选出了“赢家”——当天辩论主持人、全国广播公司白宫记者克丽斯滕· 韦尔克。上一场辩论全程很无奈的主持人华莱士甚至还说,对韦尔克的表现“羡慕嫉妒恨”。

法新社报道,这场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举行的辩论“最惊人”的一点或许是,与首辩相比两名候选人相对有礼。特朗普甚至会询问主持人克丽斯滕·韦尔克,能否就拜登发言作进一步回应,并多次就获准发言表达感谢。

不过,两人仍难免相互挖苦。就疫情初期拜登取消一切现场竞选活动,特朗普称“我们可不能像乔那样把自己锁在地下室里”。拜登也提及特朗普刻意淡化疫情威胁,还曾建议“用消毒液杀死新冠病毒”。

新冠疫情迄今已造成逾22.1万美国人病亡。当晚的辩论为防控疫情采取诸多措施:现场观众仅约200人,每人入场前接受病毒检测,就座时保持距离,全程戴口罩。

美联社说,总体而言,美国选民在家中观看了一场他们9月29日没能见到的正式辩论。这可能缘于特朗普意识到,首辩中表现出的“过度攻击性”已导致一些老年选民和城郊女性选民从共和党转投民主党。

美国大选是否大局已定

多家媒体推断,迄今已有超过4700万美国选民投出选票,尚未决定投票给哪名候选人的选民所剩不多。特朗普的支持率在近期多项民调中落后于拜登,22日的辩论原本被视作特朗普扭转选情走向的最后一个重大机遇。但按法新社说法,特朗普和拜登当晚“都未能给对方致命一击”。

密歇根大学总统竞选辩论专家阿伦·考尔说,“两名候选人明显吸取了首场辩论效果太差的重要教训”,只是彻底改变大选走向“可能为时已晚”。

美国“清晰政治”网站最新民调显示,拜登在全国的平均民意支持率领先特朗普近8个百分点。特朗普在12个“战场”州中的8州落后,但落后幅度几乎全在误差范围内,且过去一周呈缩小趋势。

分析人士认为,因为美国政治环境极化,大批选民早就做出抉择;又因美国新冠疫情严重,许多选民不愿在11月3日“正日子”扎堆投票,而是选择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受这两个因素叠加影响,特朗普和拜登最后一次打擂台对选情影响有限。

弗吉尼亚大学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拉里·萨巴托在社交媒体上说,双方更多利用辩论来巩固各自阵营的支持,辩论本身很难说会对选情产生大的影响,毕竟选战到了这个阶段,能被说服或还没有决定支持谁的选民并不多了。据新华社

原标题:特朗普与拜登最后一辩“疫”见不同

双方对疫情给出不同判断 辩后两人都宣布自己获胜

 

特朗普(左)与拜登参加最后一场总统候选人电视辩论供图/新华社

当地时间10月22日晚,距美国总统选举投票日只剩12天,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最后一次“短兵相接”。由于特朗普感染新冠,两人比原定少了一场当面PK,因此终辩热度更高、话题性更强。从表现来看,两人都是有备而来。

相比首次辩论的混乱,此次辩论貌似更“正常”——采用“不发言就闭麦”的规则,减少任意插嘴、打断;特朗普不再标榜自己“裸考”,与拜登攻防有来有回。辩后,两人都宣布自己获胜。但在今年特殊的政治环境下,舆论普遍不认为这场辩论对选情能起到什么决定性作用。

双方对疫情给出不同判断

这场辩论持续约90分钟。辩论涉及话题包括新冠疫情、国家安全、医保、移民、种族、经济、气候变化等,都称得上眼下美国最关注、最“撕裂”的热点话题。

“如何领导美国抗疫”是主持人提出的第一个问题。特朗普和拜登对美国疫情前景的判断截然相反。

特朗普称,美国疫情“正在转弯,就要消退”,还称疫苗将很快问世。他没有阐述自己下一阶段抗疫计划,只强调应开放经济、让学校复课,指责拜登主张“锁国”。

拜登则援引美国疫情最新数据,称美国“将要进入一个黑暗的冬天”。他大力批评特朗普领导抗疫不力,指责特朗普一直散布不实信息。拜登然后讲述他的抗疫计划,包括鼓励人们戴口罩、加强快速检测、制定重启经济和校园的全国性标准等。

颇为讽刺的是,双方倒是在一件事上颇为“一致”,就是在辩论中着力抨击对方“腐败”,同时否认针对自己的腐败指控。

拜登坚称自己担任副总统期间,他本人和儿子亨特均未从中渔利。特朗普则否认自己纳税额过低,称他实际上预缴了高额税款。

当晚,另一焦点议题是主持人所称“涉外事务纠葛”和两人所涉财务丑闻。特朗普要求拜登正面回应其子亨特等家人收受外国政治献金传闻,遭拜登明确否认,称“从没收过外国一分钱”。拜登反指特朗普与外国有商业联系,且始终不愿公开纳税记录。拜登还面对镜头向选民“喊话”:特朗普有意抛出这些“胡说八道”的事,但选举“不关乎他家或我家,只关乎你家”。

按美联社说法,两人就外交政策的辩论浅尝辄止。特朗普自称避免了朝鲜半岛发生核战争。拜登则说,如果朝鲜愿削减核能力,他胜选后愿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会谈。

按路透社说法,特朗普仍自我标榜“圈外人”,抨击拜登近50年政坛生涯成就寥寥。拜登则屡次提起特朗普执政4年对经济造成的冲击。美联社解读,两人都难以解释在职时没有取得更多成绩的原因,只好以惯用战术“甩锅”国会。

美媒:辩论总算“正常”点了

作为新引入的规则,这场辩论在个人陈述环节关闭非发言者的话筒,在自由辩论阶段才同时打开双方话筒。这是为了避免特朗普和拜登首次辩论时相互插话、打断的混乱局面重演。有美国媒体评价说,随意打断少了、人身攻击少了,两人辩论总算“正常”点了。

辩后,双方团队都称自己胜利,并引用各色民调佐证。特朗普竞选团队在一份声明中说,特朗普揭露了拜登作为华盛顿政客光说不做的面目。拜登竞选团队则表示,拜登证明了自己拥有能带领美国克服多重危机、实现团结的判断力、经验和性情。

不过,在社交媒体上,网友却选出了“赢家”——当天辩论主持人、全国广播公司白宫记者克丽斯滕· 韦尔克。上一场辩论全程很无奈的主持人华莱士甚至还说,对韦尔克的表现“羡慕嫉妒恨”。

法新社报道,这场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举行的辩论“最惊人”的一点或许是,与首辩相比两名候选人相对有礼。特朗普甚至会询问主持人克丽斯滕·韦尔克,能否就拜登发言作进一步回应,并多次就获准发言表达感谢。

不过,两人仍难免相互挖苦。就疫情初期拜登取消一切现场竞选活动,特朗普称“我们可不能像乔那样把自己锁在地下室里”。拜登也提及特朗普刻意淡化疫情威胁,还曾建议“用消毒液杀死新冠病毒”。

新冠疫情迄今已造成逾22.1万美国人病亡。当晚的辩论为防控疫情采取诸多措施:现场观众仅约200人,每人入场前接受病毒检测,就座时保持距离,全程戴口罩。

美联社说,总体而言,美国选民在家中观看了一场他们9月29日没能见到的正式辩论。这可能缘于特朗普意识到,首辩中表现出的“过度攻击性”已导致一些老年选民和城郊女性选民从共和党转投民主党。

美国大选是否大局已定

多家媒体推断,迄今已有超过4700万美国选民投出选票,尚未决定投票给哪名候选人的选民所剩不多。特朗普的支持率在近期多项民调中落后于拜登,22日的辩论原本被视作特朗普扭转选情走向的最后一个重大机遇。但按法新社说法,特朗普和拜登当晚“都未能给对方致命一击”。

密歇根大学总统竞选辩论专家阿伦·考尔说,“两名候选人明显吸取了首场辩论效果太差的重要教训”,只是彻底改变大选走向“可能为时已晚”。

美国“清晰政治”网站最新民调显示,拜登在全国的平均民意支持率领先特朗普近8个百分点。特朗普在12个“战场”州中的8州落后,但落后幅度几乎全在误差范围内,且过去一周呈缩小趋势。

分析人士认为,因为美国政治环境极化,大批选民早就做出抉择;又因美国新冠疫情严重,许多选民不愿在11月3日“正日子”扎堆投票,而是选择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受这两个因素叠加影响,特朗普和拜登最后一次打擂台对选情影响有限。

弗吉尼亚大学政治研究中心主任拉里·萨巴托在社交媒体上说,双方更多利用辩论来巩固各自阵营的支持,辩论本身很难说会对选情产生大的影响,毕竟选战到了这个阶段,能被说服或还没有决定支持谁的选民并不多了。据新华社

未分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友情链接